新宝gg

欢迎您来到新宝gg门户网站!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警务公开 >> 警方提示 >> 正文
警方提示

贫穷、疾病、抑郁……拿什么拯救涉毒家庭孩子?

发布日期:2019-07-25 08:53 责任编辑: 资料来源: 打印    收藏

童年应该是什么样?棒棒糖、新衣服、游乐场、小伙伴,疯玩后扑向父母怀抱……这些看似平常又美好的画面,对于那些出生在父母吸毒家庭的孩子来说,却是一种奢望。

 

2018年底,80名3至18岁的孩子来到广东省中山市中医院,做了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。“一直以来,中山市禁毒办都很关注涉毒贫困家庭孩子的成长,组织这次体检,也是希望全面了解孩子们的身心状况,为他们提供更有效的帮助。”中山市禁毒办主任周平卫说。

 

在80份体检报告中,51人的体重偏低,35人尿酸偏高,17人扁桃体肥大,12人窦性心律不齐。23名接受了心理检测的孩子中,7人有重、中度抑郁倾向。

 

这些身体和心理状况在3至18岁的孩子中并不常见,造成这些健康问题的主要原因,是他们均来自父母一方或双方有过吸毒行为的家庭。他们有些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有些住在亲戚家,也有人独居。先天不足,没办法获得均衡的营养,长期缺少家庭的温暖,在最需要爱的年纪,他们却生活在冷漠绝望的环境中。

7岁才学会系扣子

嘉仪(化名)今年7岁了,在社工的帮助下,终于可以上小学了。女孩并不认生,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,当她仰起头来看着你,眼里总闪着光。你很难想象,性格开朗的她,生活在一个父母都曾经吸毒的离异单亲家庭。

 

当嘉仪笑起来的时候,能看到正在换牙期的她,满口都是黑色的蛀牙。因为从小父母常在戒毒所里,嘉仪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跟随着年事已高的外婆生活。外婆行动不便,照顾自己都很困难,所以,没有人教嘉仪刷牙、穿衣服,没有人陪她说话,更没有人陪她玩耍。这不仅让她的性格变得更加敏感,同时也严重影响了她的早期智力发育。

 

嘉仪的头发总是乱乱的,经常被同学嘲笑。不久前,她刚刚学会了系衣服纽扣,这让她很开心,终于不用一直穿套头的衣服了。

 

妈妈从戒毒所出来以后,嘉仪又和妈妈住在了一起,原本的旧房屋阴暗潮湿,已经无法居住,她们便搬到了廉租房。由于嘉仪父亲拒绝负担抚养费,母女俩的生活举步维艰,家庭经济条件不仅无法满足孩子日常学习用品的需要,就连感冒发烧也没钱去医院治疗。

 

虽然才刚刚7岁,但嘉仪的尿酸已经偏高,这在同龄的孩子中并不常见。据中山市中医院保健科副主任叶沐镕介绍,原因主要是父母没有给予孩子足够有营养的食物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孩子母亲在孕前或孕中都可能曾有过吸毒行为,影响了孩子在母体中的代谢功能发育,导致代谢能力降低,从而蓄积尿酸。

 

从体检报告中可以看出,80个孩子中,大多数人有身体感染性的疾病,叶沐镕说,这与免疫力不足和生活条件较差都有关系,有些家庭连孩子正常洗澡的条件都没有。而窦性心律不齐、智力发育异常等都是先天因素造成的,来自于毒品对大脑中枢神经的伤害。

 

众所周知,吸毒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,通常一名吸毒成瘾人员连自己的生活都要依靠家人来帮助维持,几乎没有能力抚养一个孩子。很多涉毒家庭的父母,都有过一次甚至多次的戒毒经历,所以孩子大多无法一直在父母身边长大,他们的成长过程时常伴随着缺爱、孤独、自卑、疾病。

一个人长大的童年

吸毒家庭给孩子身体健康造成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,但更大的隐患来自心理上的自卑、人际关系的敏感、情绪不稳定等问题,这些不容易被窥见的问题,很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,甚至走向犯罪。        

 

13岁的浩浩,父母都在戒毒所,他和奶奶一起生活。在接受心理测试时,浩浩显得很紧张,不说话,甚至不敢抬头看周围人的眼睛,偶尔抬起的目光里都装满了恐惧。“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经常不在家,偶尔在家,都是打我、骂我……”“看到其他的孩子都有父母陪着,为什么我不能有……”“邻居总在悄悄地说我家的闲话,我都听到了……”“同学们也都知道(我爸妈吸毒)吧,他们也都不喜欢我……”

 

“同学们疏远浩浩也不是没有理由的,他特别敏感,很难和同学之间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,别人稍微说一句什么,他就会生气,有时还会打人。”浩浩的老师说。

 

以往的案例显示,一些出生在父母涉毒家庭的孩子,因为敏感且易被激惹,和人际关系上的欠缺,容易通过某些非正常手段来满足自己的一些需要,如偷盗、抢劫等。很多孩子在经历了孤单的童年后,即使能重回父母的怀抱,也难以再体会亲情的温暖。

 

2018年刚刚结束强制隔离戒毒的毛某,查出宫颈癌晚期,可她的丈夫还在戒毒所里,他们还有一个13岁的女儿小月,一旦毛某去世,小月该如何生活?“小月小学的时候曾跳过一次河,后来被人救起来了。”毛某说,“从小月读小学三年级开始,我们夫妻两个就开始陆陆续续进戒毒所,根本没有精力照顾孩子,她的学习成绩也开始变差。
 


 

在一次采访中,小月不说话,背对着镜头,坐在距离妈妈不远的地方,玩着手机游戏,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

截至记者发稿时,毛某已经去世了。小月不愿意离开原本与母亲同住的家,选择一个人独立生活,等着爸爸从戒毒所回来。中山市南区禁毒办为小月申请了每个月130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,也经常会有工作人员去家里看她,为她送去一些生活必需品。“最近去看小月时,发现她喜欢看英语书,我们便专门买了一套英语书给她。”南区禁毒办的工作人员说。

让孩子们获得及时的帮助

自2017年开始,广东省中山市禁毒办开始了针对涉毒致孤致贫家庭的帮扶,目前,统计到的365户家庭中,已有289户愿意接受帮扶。然而,对于这些因为父母涉毒而深陷困境的孩子们,及时的帮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 

即便是有父母抚养,涉毒家庭的经济收入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嘉仪妈妈为了接送孩子,不能下班太晚,只能选择保洁员这种时间相对自由的工作。嘉仪妈妈告诉记者,近期她想换一份工作,多赚点钱,希望可以换一部手机,更想帮孩子报一个数学补习班。

 

让人欣喜的是,截稿前,在中山市西区禁毒办服务的社工罗嘉莹告诉记者,在区禁毒办的帮助下,嘉仪妈妈刚刚换了新工作,收入有所增加,通过居委会的协商,嘉仪爸爸也同意每月支付500元的抚养费,解决了燃眉之急。

 

每逢节假日,中山市禁毒办还会组织一系列的慰问活动,为孩子们送去学习和生活用品,以及助学金,以解决孩子们的一些生活问题。周平卫告诉记者,针对涉毒贫困家庭的孩子,市禁毒办还实施了健康成长计划,组织学校老师与孩子们建立“一对一”结对帮扶机制,给予他们文化学习、课余辅导、生活关怀等方面的帮助。“为了确保涉毒贫困家庭无人辍学,我们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,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,尽量为他们争取助学金或者减免学费。

 

“孩子们的体检报告,着实非常让我们忧心。”同样身为母亲的中山市禁毒办副主任毛海燕说,有些孩子的心理问题很严重,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,然而这并不是一些物质帮助可以解决的问题,需要长期的心理跟踪和治疗。

 

叶沐镕说,目前参加心理测试的23个孩子中,有7个人伴有中度或重度抑郁症状,占比30%,远远超过了我国目前抑郁症群体3%-5%的比例。心理医生的治疗是一方面,父母戒毒后的长期陪伴也很重要。如果能够正确、及时地引导,给予孩子们支持,让他们在生活中可以感受到关爱,减轻恐惧,可以让他们在后面的成长阶段有所好转。

 

目前,中山市禁毒办不仅持续地为孩子们提供着物质上的帮助,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的社工还给予涉毒家庭孩子们最直接的支援——平时的探望,及时的情绪疏导,帮助涉毒家庭联系工作等。

 

近日,民政部、公安部、财政部、共青团中央等12部门联合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其中涉及因父母双方或一方强制隔离戒毒造成的“事实孤儿”,明确将获得政策的救助和全面保障,孩子们的生活又将迎来新的曙光。

上一条:【7月26日至8月2日】全区路况信息请关注

下一条:环湖赛期间,全区这些路段实行临时交通管制!

关闭

 主办:新宝gg开户 联系电话:6136088 网站标示码:6400000032

Copyright @ 2011 新宝gg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:宁ICP备12000307号|宁公网安备 64010602000537号


您好!您是第 访问本站的人!